無法停止的思考

她的哭聲隨之到來了?!拔页韵氯チ伺?。只是有點酸酸的,一點都不難以下咽……”

她的聲音分明帶著哭腔,一時之間,我慌亂了神智。

“喂,你怎么了?”我緊緊的抓住手機,心里忐忑不安,接到女生哭訴的電話,這還是第一次。

“我說我吃了檸檬啊,就是之前說的那個,你讓我吃檸檬啊,我就吃了?!?/p>

她的聲音朦朧模糊,有著能夠撩人心弦的微顫,也有迷糊的發音,這些都隱隱約約的顯示出她在微醺中哭訴……

這柔軟而又悲涼的腔調,簡直是一種幽婉的歌曲,聽到的人恐怕都不會淡然視之吧。

至少,在那一時刻,我的心被這聲音觸動了。

“你怎么了?”

“我沒事啊?!?/p>

“你是不是喝酒了?”

“沒有啊,我就喝了兩罐啤酒而已,怎么可能醉?”

其實,就在剛剛,我接到了微信通知。那是她一個室友的朋友,那位同學告訴我,她喝啤酒喝醉了。

的確,如她所說,喝了罐啤酒。然而,她醉了。

只喝了兩罐啤酒,就醉倒了,怎么說都會讓人想到柔弱這個詞吧?對我而言,女生的柔弱更能讓人產生強烈的保護欲望。

宿舍里的四個人都在打游戲,整個房間都都吵鬧不堪,跟她的聲音格格不入,她的聲音傳過來,就像是一條魚落入了翻滾咆哮的海浪中。

“好,你慢慢說,我聽著?!蔽业吐暤幕貜退?,然后起身,走到了陽臺。

晚風吹的正涼,給人的不是沁人心脾的舒暢感,而是微冷的刺痛感。

“喂,這么晚跑出去陽臺,跟誰打電話???”

室友見我一個人出去了,就帶著調侃的意味對我說。聽他的語氣,他應該認為我在和女朋友打電話吧,或者關系上更加親密的人。

事實并非如此,算起來,我和她真正的相識才不過十天而已。

以前我有和她說過話,但那只是平淡的交流,而在前幾天就算是我邀請她一起吃午餐,她也會欣然同意。難道這是因為最近心情不佳嗎?

這全然是我的胡思亂想,事實究竟如何,我又從何得知呢?

我向室友們擺了擺手,表示不想讓他們知道的意思,他們擺出一副明了的神情,又繼續他們的游戲了。而我又回歸去了聆聽電話里的哭訴聲中……

“喂?你還記得你是為什么喝酒的嗎?”

“???……喝酒啊……因為我想喝??!——我說真的,我沒有喝醉啦?!彼现婀值恼Z調說,分明是醉了。

“是因為家里的事嗎?”

“沒有啊,父母對我很好?!?/p>

“那是因為朋友嗎?”

“朋友也好的很呢?!?/p>

“那為什么你傷心???”我問。

她猶豫了一會兒,接著說,“我也不知道啊,我就是想喝酒嘛……”

聽她這么說,我就立即想起了另一種可能,雖然我最初極力的想把它排除掉,然而聽到這里,我就無法停止住我對這種可能的思考了。

下載APP客戶端
浙江11选5杀号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