異國游歷

夜半,鳴蟬。我光著膀子,記敘著我在異國游歷的所見所聞。

回憶似如青草般綿延不盡,更行,更遠,還生。我游龍般的揮動著筆尖。不知何時,兩只瞌睡蟲帶我走入夢境。我來到筆下的煙花巷弄。不過,是閻羅王提著我來的。

他用鐵鏈鎖著我的頸脖,使我難以呼吸。他怒目圓睜,拽動著鐵鏈,指著一個個捎首弄姿的妓女對我吼道:“你壽限已至,來算算你的風流債?!?/p>

這一刻,我驚斷了花酒腸,嚇破了淫蟲膽。我拼命的掙扎起來,卻如陷入泥沼一般,俞陷俞深,俞掙俞緊。我的臉漲得通紅,我一屁股的往地下墜,瘋狂的捶打他拽著我的手……

我驚醒過來時,窗外北風偷換,雨啪嗒噠的下著。我一陣發冷,隨意扯過一張蒙著厚灰的被子裹在身上,瑟瑟發抖。胸口燥熱難當,痰水不停向嘴涌。待咳到喉嚨毫無知覺時,大腦如同灌了鉛一般,死死睡去。

下載APP客戶端
浙江11选5杀号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