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人溫柔關懷

這期間,不少外婆的菜友上前寒暄,我從未見過他們,他們說的客套話就像我剛剛咽下的小籠包一樣無味、難咽。只有外婆樂此不疲的與他們交談,不時撣打著我領口的螞蟻,而我總是張著嘴望著他們木訥的點頭,以示回應。

唯有一位中年婦女像看到醫學奇跡般笑了起來。她神色凝重的對我說過保重后。轉過頭,便面目猙獰的對她的小孩說:“你以后要是像他一樣廢,我買兩包老鼠藥就毒死你。還看什么??!”

小孩“嗯”的一聲,回頭對我做了一個鬼臉,胸前的鮮艷紅領巾在微風中飛揚。我哼的一聲笑了出來,痰水與鼻涕并濺,混雜在臉上難以分辨。外婆從包里抽出卷筒紙給我擦拭。

“阿婆,外人笑我們,笑你寵溺,笑我嬌貴?!?/p>

“我總記得,別人成雙成對,你卻牽著我這老太婆的手帶我逛動物院、看電影。她們不懂你對我的好你對我重要得就像身后這顆樹,風也刮不走,雨也打不折。無果無花,卻結成車蓋大的樹陰,在我疲憊時可以讓我依靠乘涼啊?!?/p>

我們相顧一笑,其實對于外婆來說,算得上那顆納涼樹的,也只有外公與舅舅而已。這兩個男人魁梧、粗魯、性情剛烈卻對這矮小黝黑的女人溫柔關懷。

下載APP客戶端
浙江11选5杀号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