噩夢纏身

“老婆婆,人生與塵,而總歸于土。這是命理,莫在有什么不舍?!敝心昴凶拥?。老嫗無言,揭開骨灰盒,向碑前的洞口托起。

中年男子用頭和頸將傘夾住,俯下身說:“老太太,我來幫你吧?!蹦抢蠇炗弥忭旈_了他。兩只煤炭般的手搖顫著骨灰盒,抖落出粉末以及未融化的碎骨。

中年男子用水泥漿涂抹碑口。那老嫗不住的抽泣。忽見那老嫗緩緩前傾,倒在地上一動不動。

“老婆婆醒醒,老婆婆!”那中年男子回過神,驚慌失措的丟下工具,搖拽著那老嫗。

我噗泠泠的飛到那老嫗身旁,饒有興趣的看著石碑,我能識字,“愛夫,愛子,愛孫?!蔽乙来螔咭曋?。碑上的照片似曾相識。我轉身打量著那老嫗。呀!我認識她,她是我外婆。

我想叫她,發出的卻是烏鴉的尖銳叫聲。中年男子掐著她的人中穴,外婆鐵青臉紋絲不動,我也慌了,我飛到墓碑上,想向人呼救,

“嘎嘎嘎嘎”。聽到自己的聲音我急得直打轉,兩只爪子踹打著墓碑?!案赂赂?,嘎嘎嘎?!?/p>

我驚醒過來時,屋內一片漆黑。外婆并不在家里,我撥通了她的電話…..

不多久,外婆回來了,把燈也打開了。我滅掉了煙,依偎著她。
     
“阿婆,我又看到死人了?!?br>      
“人一虛了,就會做怪夢。餓了嗎?”外婆捋著我的頭道。
     
“不餓,困?!蔽揖o緊挽著她的手,感覺什么都無所謂了,什么也不怕了。名也好,利也好。生也好,死也罷。只要有她在我身旁。

下載APP客戶端
浙江11选5杀号技巧